News

《GQ》手機不是限制藝術的理由 陳文褀個展導覽

《GQ》手機不是限制藝術的理由 陳文褀個展導覽

《偽日記,活版鉛字與影像書寫創作》陳文褀個展

「與眾不同的相片,毋寧是種內在的激盪。我渴望知道相片裡是什麼令我傾倒,奇遇的原則,容我決定攝影的存在。」-羅蘭・巴特《明室》
自從數位相機進入了手機之後,「攝影」一事變得太過容易,我們每天都有看不完的友人、或自己的生活照、美食照⋯⋯但,手機就只能拍出這樣的東西嗎?陳文褀用三年的時間走訪五座城市,就只用手機和內載的APP拍出這一系列的作品,一百多件的影像作品如同標本般被細細的大頭針釘在箱中,厚厚的無酸紙以鉛字敲出藝術家在按下快門時閃過的感動,一列突出牆面的標本盒般的裝置串起腳步聲下的回憶。

影像,是時間的切片

我們小時候都有看過標本盒中的蝴蝶甲蟲,長長的大頭針穿過牠的胸口,將他的生命和形態保留在那當下。而攝影對於活生生的人,也彷彿是當下的標本,記錄了心情、時間、機遇、和一切想述說的故事。這是一種透過按下快門按鍵而完成的書寫,在這連筆都很少摸到的時代,就成為新一種日記的型態。

詩句的本質在字語的刻印

在按下快門的時候,總有些感觸在陳文褀的腦海中流轉, 最後化為文字。不用列印或書寫的方式,而用鉛印這種介於兩者之間的手法呈現,一方面是代表這種印刷方式在時間中慢慢消融,就如同回憶,而在這裡,由藝術家的排列,又給了鉛字一個新的,短暫卻又永恆的意義。

標本盒組成的書頁

將自己的回憶和當下情感記錄下來,這是人們寫日記的原因,而陳文褀用了標木盒的方式去記錄當下的感動,將當時的影像、感想一起凝結在箱子中,像是日記中的一頁,就述說著一個不可再重覆的故事。

鏡般的外盒映照的世界,哪個真?哪個假?

如鏡面的不鏽鋼外盒由皮帶束綁著,將標本盒藏在於其中,如同私密日記應該隱藏在自己都會遺忘的角落,但那高調的外表,卻又映照著一個與私密相反的世界。「偽」字拆開就是人為,人為的東西總是有著討好世人的那一面,我們自己是否也像這偽日記一樣,有著光亮時尚的外表,而內心都有著另一個不願和人分享的故事呢?而別人看得到的照片,又有多少是包含著我們的真實?
在我們被Facebook或Instagram上的海量影像淹沒的時代,在所有人隨手都可以記錄看到的景物時光的時代,你是否會有種覺得空洞的失落感?在那每張照片中的笑容下,有多少只是行禮如儀的擺好姿勢的「偽」時光?你是否也會想要拍出一些能抓住自己內心感動的影像?那你就要來看一看陳文褀的展覽。攝影不用高貴的儀器,不需要精心的場景設計,能動人心的,永遠只是在於你觀看事物的角度。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